19岁舞蹈老师请假被骂垃圾:烂单位就像渣男不值得你伺候

2019-07-19 17:04 Admin

  欣欣是西安一家高校学前师范专业的学生,读大二。近两年来,她一直在长安区一家舞蹈培训机构实习当舞蹈老师,利用周末和寒暑假给幼儿代课。

  这个领导在教师微信群里用十分粗鄙的词汇痛骂才19岁的欣欣,“他妈的”“良心被狗吃了”都算“文雅”,甚至被骂“垃圾、贱货!”

  而欣欣则一直在解释“好,我现在知道了”“你们都有脾气都忙,我会自己解决这个事,明天我会正常上课。”

  欣欣临时请假,确实有错在先。可不管怎么说,一个30多岁的男士,对19岁女生爆粗,而且是在教师群内公开辱骂,性质太恶劣。

  其实,她们的想法无非两种:也许我再等等,再付出一点,就会感化对方呢;或者,我离开了他,说不定遇到更渣的男人,这么多年了,还是忍忍吧。

  我想说的是,无论是爱情,还是职场,这种鸵鸟心态真的很糟糕,它让你深陷一段纠葛的感情或者一个毫无希望的职业之中,慢慢颓唐,慢慢腐烂。

  可是,我不能理解,为什么当有的人选择远离江湖的是是非非时,总有人跳出来横加指责,好像一切的错都是90后矫情不懂事。

  年轻人讨厌这种病态办公室,不是放不下身段,而是厌倦了在这样的风气下,专业精神被奴颜媚骨挤兑,脚踏实地会遭欺负,能者多劳变成了那些不善言辞的弱者多劳。

  高中时,脱不花被家人送到北京,突击提高英语,准备去美国读书。但是她竟然在这个节骨眼,选择去当个一个月挣380块的办公室小妹。

  那是一间小小的广告代理公司,位于中央电视台附近。在这个几平的办公室里,脱不花开启了她人生的转折。

  主讲人是高建华先生。他曾经是广院的老师,后来在苹果和惠普任职17年,是中国第一个CKO(首席知识官)。

  高建华先生在课堂上侃侃而谈,在工作中精于沟通,但在饭桌上十分沉默。并不是出于性格的孤傲或者刻意摆谱,而是他真的不善于做非正式的沟通。

  职场是一个讲求效率的地方,用话术铺平前方的路是一种升迁快进方式,但那种能用专业折服于人的职场社交自信,可能是一种更快速的进阶法门。

  就像脱不花在回忆贵人时所说:“他们帮助我建立起一道高高的防火墙:因为有对职业和专业的审美能力,就有自我要求的底线。”

  高建华的及时出现,帮助她彻底消除了把职业发展“江湖化”的风险,养成了职业精神和对专业主义的追求。

  唯有摆脱虚弱,才能有安全感。这种安全感常常不是钱能给的,更不是老板能给的,而是在不断做事,不断拓展个人能力边界中获得。

  比如爽剧《延禧攻略》,在过去一个月中,它不断被当作职场指南来解读,但最大的悖论却是:皇上一人独大,集权,这从根上就是一个“病态的企业”。

  紫禁城里下到太监、丫鬟,上到妃嫔、大臣,都费尽心思要讨皇上开心。皇上的开心最重要,难免养出一大批卑躬屈膝、趋炎附势的员工。

  如果一个企业里,领导更看重的是表面的忠心、爱慕、讨好,看看娴妃、舒贵人、高贵妃,有她们在,哪儿还有魏璎珞的位置?

  某职业网站发布的《90后职场肖像报告》中显示:超七成90后更偏爱自由开放的企业文化,反感办公室八卦和职场潜规则,仅有13%的受访者可以接受“严格守序、集体高于个人”的传统企业文化。

  我有一个朋友,常常被批情商低,但是他第一份工作,是给处级干部当秘书,两次破格晋升。第二份工作,教育集团CEO行政秘书,也是一路顺风顺水。

  虽然比不上左右逢源的人,但好在不轻看不冷落任何人,为人寡言、低调、靠谱,所以每个人心底里都盛着他,领导自然喜欢他。

  当然,他运气也足够好,正好遇到开明的工作氛围,没有官僚气,老人不以资历卖弄,新人一个个也在争靠实力上位。

  然而进是勇猛,退是智慧,如果你发现这不但不是火箭,而是一艘快沉的船时,马上下来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